您的位置:首頁 > 體育頻道 > 綜合 >

新京報:不要對圣母院大火幸災樂禍

來源: 新京報 時間: 2019-04-17 13:39:03

對于巴黎圣母院的大火,我們理解一部分人的痛心,允許一部分人的無感,但請別不合時宜地“叫好”。

巴黎圣母院的大火讓整個法國“染血”,很多人的內心也仿佛“蒙灰”。

在社交媒體上,一些人回憶自己與巴黎圣母院相遇的美好瞬間,一些人哀嘆文明的一去不返;也有一些人坦言,對于遙遠國度的那棟建筑“無感”,更有少數人拿出“圓明園被燒”做類比。

同大多數網友一樣,我未曾去過法國,未曾親眼看到過這座建筑的巍峨與精致,甚至雨果的《巴黎圣母院》也只是看過開頭便放棄了。對于這座建筑中所蘊含的信仰、所承載的波瀾壯闊的革命歷史、所鐫刻的人道主義精神,也大多遺忘在課堂上。

所以,一些網友所表達的“無感”,其實不難理解。這些人并非冷血,只是由于人生體驗的局限,對于遙不可及的火災,無法產生足夠的“共情”。即便知道,這座建筑歷史很久遠、價值很寶貴、對法國人很重要,但實在是太過遙遠、陌生,除了可惜之外,似乎再也難以“更悲痛”。

而面對被燒毀的巴黎圣母院,無論是在巴黎圣母院的外圍跪著的祈禱者,抑或是網絡上的哀痛者,他們都絕非惺惺作態的“圣母”,他們所產生的“共情”也不是什么虛情假意,很多人是真的心碎了。

但是,無法否認,在復雜的輿論場中,還存在一種惡,那就是少數網友不合時宜地“幸災樂禍”。

這些人像是在病床前或葬禮上的嬉笑者,把文明和體面都拋之腦后,甚至將他人的災難看作一種“同態復仇”,這樣的狹隘與偏激,與文明相悖,與時代錯位。

的確,自私是人的一種天性,放任這種天性甚至為這種天性辯護、叫好,是“叢林時代”的野蠻行徑;而人類文明恰恰是在對抗這種叢林法則,是用“惺惺相惜”的共情和“推己及人”的理智,建立起社會賴以運行的基本原則。

在如今這個萬物互聯的“地球村”里,塑造一個理性和文明的“自我”才是自愛的首要條件,也是與人交往的前提,封閉、隔絕、自大,則只會把自己困在一種虛幻的泡泡當中,除了自我陶醉外,難以贏得他人真正的尊重。

巴黎圣母院被燒毀——在這一重大的歷史事件中,我們是旁觀者,也是親歷者。我們以怎樣的態度看待文明的隕落,也反映出我們自身的文明程度。所以,理解大多數人的痛心,允許一部分人的無感,但請別不合時宜地“叫好”。

□孟然(媒體人)

相關閱讀

qq陕西麻将费不费豆 求新时时高手一起玩 重庆时时真的能发财 四肖三期必開 老时时360查询 白小姐论坛 彩经网3d开机号走势图 宁夏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18号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 6码4期倍投